序    


在 2007 年 7 月, 亳 無 先 兆 下 , 醫 生 確 疹 我 患 上 末 期 慢 性 腎 衰 竭 。 這 情 況 下 , 大 概 只 可 多 活 一 年 。

我 慶 幸 。

死 亡 不 只 一 次 在 瞬 間 帶 走 生 命 , 我 慶 幸 它 通 知 我 , 讓 我 有 一 年 時 間 可 最 後 一 次 厭 惡 初 春 的 霉 濕 , 在 炎 夏 半 瞇 著 眼 遮 擋 陽 光 , 還 可 跟 秋 日 的 微 涼 告 別 , 以 及 再 一 次 感 受 在 寒 風 中 與 另 一 半 逛 街 時 , 那 發 自 內 心 的 暖 。 我 還 擁 有 365 天 去 享 受 呼 吸 。

還 慶 幸 , 可 在 「 望 見 邊 緣 」 , 以 不 同 感 覺 的 文 章 分 享 這 可 能 是 最 後 一 段 , 面 對 死 亡 路 上 的 點 滴 。

謹 將 這 部 份 這 給 關 心 我 的 所 有 人 , 及 在 醫 學 院 第 二 附 屬 醫 院 器 官 移 植 科 的 醫 護 人 員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