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 零 零 七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, 踏 入 午 夜 十 二 時 , 旺 角 一 家 遊 戲 機 中 心 底 層 。

在 喧 鬧 聲 中 , 靜 悄 悄 地 發 出 十 個 祝 賀 聖 誕 的 短 信 。 一 個 、 兩 個 、 三 個 • • • 一 直 來 到 第 九 個 。 經 驗 告 訴 我 這 時 候 發 出 的 短 信 , 最 多 只 有 一 半 人 即 時 收 到 。

來 到 第 十 個 名 字 。

頃 刻 , 腦 海 出 現 多 個 零 碎 片 段 。 笑 了 笑 , 按 下 「 發 送 」 按 鈕 。 很 有 信 心 , 這 一 個 , 她 一 定 即 時 收 到 。

她 , 是 曾 一 起 在 TVB 共 事 的 朋 友 。

她 當 時 是 我 的 下 屬 , 一 起 負 責 數 個 音 樂 節 目 。 記 得 她 字 體 端 正 , 創 意 刁 鑽 獨 特 。 對 這 個 「 徒 弟 」 , 特 別 痛 錫 , 曾 花 上 半 小 時 向 她 解 釋 為 何 刪 去 她 撰 寫 的 稿 件 中 那 「 仆 街 」 兩 個 字 。 離 開 TVB 後 , 她 是 少 數 仍 有 聯 絡 的 朋 友 。

兩 年 前 的 十 一 月 , 我 們 來 了 一 次 不 定 期 通 電 , 記 得 她 一 如 以 往 , 以 扮 作 苦 口 婆 心 的 聲 線 叮 噣 我 要 小 心 身 體 , 不 可 對 糖 尿 病 掉 以 輕 心 。 然 後 , 在 那 個 聖 誕 , 她 接 受 了 腎 臟 移 植 手 術 。 因 身 體 排 斥 , 昏 迷 近 半 年 後 最 終 離 世 。

舊 同 事 說 , 她 很 「 叻 」 , 支 持 了 很 久 才 走 , 可 能 是 想 見 我 。 可 惜 當 時 沒 人 懂 得 從 她 的 手 機 中 找 到 我 的 電 話 。

她 的 電 話 紀 錄 我 一 直 保 留 著 , 沒 忘 記 她 , 沒 忘 記 她 的 錯 愛 , 沒 忘 記 她 的 叮 嚀 。

Joey , 對 不 起 , 送 上 這 句 永 遠 沒 法 再 親 口 說 的 「 聖 誕 快 樂 ! 」 祝 願 一 切 平 安 。